注册 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玄幻奇幻 >  序

序

作者:万物皆可作

人气:90486

时间:2022-01-16

雨夜,乌云压顶,电闪雷鸣。上元城外的一块草地之上,尸横遍野,万物寂灭,鲜血合着雨水,化作一条条细小溪流在不平的草地上流淌。在一堆尸体旁,一个十岁的孩童怀抱着一个少女,他看了看怀中虚弱的女孩,然后目视前方,脸上露出愤怒。少女脸色苍白,白色衣裙被鲜血沾满,哪怕是处于昏迷状态,好看的眉目也在皱着。在他们的前方,半跪着一个漂亮的美妇人,眉宇之间与重伤的少女有些相似。“她已经散去了修为,为何你们还要苦苦相逼!”美妇人嘴角残留着鲜血,全身破烂不堪,胸口几乎凹陷下去,她看了看身后重伤的女孩,怒吼道。在她的对面,站着三个人。一个中年妇女,她此刻居高临下,脸色露出残酷的笑容,怜悯的看着这个美貌的女人。“她的天赋太高了,这要是在白玉京,恐怕连那位都会被惊动吧,不过可惜,今日她注定要夭折在此!”说话的是三人中年轻的一个少年,大概十五六岁,丰神俊朗,英姿挺拔。“哎!夫人,既然你选择放弃一切来到这里,就不应该生出这样妖孽的孩子,否则,会有人不安的。”这是一个老者,着一身黑衣,看起来有些苍老,他轻叹一声,似乎有些于心不忍。“……!”美妇人。去你妈的,生出天才是她的错么。“十多年过去,本以为可以平凡的过这一辈子,不曾想还是让你们找到了。”她感慨一声,脸上充满了无奈。“迟则生变,秦老,给我杀了他们,以绝后患!”中年妇女眼神充满杀意,沉声道。老者摇摇头,然后再次出手。只是一个眨眼间,便来到美妇人的面前,他轻轻伸出手,一股大道伟力油然而生,空间崩塌,时间寂灭。砰!美妇人毫无招架之力,瞬间便被轰飞在百米之外,全身血肉模糊,生机在缓缓的流逝。“原来这里不止我们,还有同道中人啊!不过可惜,她们要完了。”虚空深处,有两个人隐藏于此,没有被发现。开口的是一个中年人,他摇摇头,有些惋惜。“那个少女的天赋的确太高了,连我都有一丝嫉妒。”旁边的少年开口道,面带平静,甚至对于少女夭折还有一丝期待。****“母亲,她就让我来解决吧!”草地上,眼见老者即将对昏迷的少女出手,那个神态高傲的少年请求道。他想亲手杀掉这个让他心妒的天才人物。“好。”中年妇女点点头,神色冰冷。少年轻笑一声,握住一把宝剑,缓步向重伤的少女两人走来。“少年郎,生命诚可贵,我劝你们莫要自误。”怀抱少女的孩童沉声喝道,眉头紧皱。“哪里来的小畜生,也敢教训起我来。”英俊的少年轻轻一挥手,那个唇红齿白的孩童便被扇飞,嘴里大口鲜血喷洒出去。“真是不想痛下杀手啊,表妹。”他走到少女的近前,轻笑一声,然后面露残忍,一脚将少女踢飞。“嗯?”少女呻吟一声,表情很痛苦,不过她重伤垂危,依然处在昏迷之中。少年再次踏出,来到女孩的身前,手中之剑一荡,剑气丛生,空间激起三层浪,无数杀意剑气在少女周身环绕。“住手!”十岁的孩童大叫,他从地上艰难的爬起,满目狰狞,然后瞬间冲了过来!“滚开。”十五岁的少年神色冷漠,见对方还想阻止他,有些不耐烦了。他拳头发光,气流回旋,一拳再次将孩童轰飞。呲呲呲!剑气在女孩的身体肆虐,瞬间便让她百疮千孔,鲜血不停的洒落,惨状让人触目惊心。“啊!”少女从昏迷中惊醒,直入骨髓的痛楚让她忍不住惨叫一声。不过很快,她又在痛苦之中昏死过去。少年脸上被飞舞的鲜血溅满,双目透射出冷光,他手中之剑一扬,即将落下致命一击。“你给我住手啊!”远处,身受重伤的孩童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,声音有些沙哑。他勉强撑着身子,摇摇晃晃的向少年走来。“嗯?”少年露出异色,他刚才一拳已经用了全力,这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应该在他的轰击下身死才对,怎么还能活下来呢。“既然你这么着急寻死,那么我就成全你!”少年冰冷的开口,体内恐怖的气息在一点点苏醒。呼~!起风了!阵阵阴风吹来,接着是滂沱大雨再度而至,雷鸣声不断,闪电不断在苍穹上闪耀。雨水落在孩童的身体上,与身上的鲜血融合,往下滴落。他觉得很沉重,眼皮忍不住的要合上。砰!一道剑光突然到来,直接撞击在孩童的身上,鲜血瞬间从伤口喷洒而出。孩童身体破碎不堪,胸口露出一个血淋淋的大洞,看起来很渗人,他双目沾血,因为沉重而已合上,但身躯巍峨不倒,若经受千年的古松屹立于此。“这下总该死了吧!”少年不再看他,而是再次面带冷笑的转向了躺在地上的少女。他与少女其实并无血缘关系,也没有恩怨,但为了让他这一脉心安,让他的姑姑心安,所以少女必须死,这也是他们不惜耗费十年时间也要找到少女的母亲,然后灭口。至于少女,只是意外之喜罢了。“其实你母亲要是不私自离开,你会是一个尊贵的小公主,不过无所谓了,恐怕你父亲都不知道还有你这么个女儿吧!”少年对着昏迷的少女轻声道,不过手中之剑越发炽烈,闪烁着恐怖之光。“死!”“哈哈哈——。”这时,一道连绵不绝的笑声忽然响起,打断了少年的动作。少年脸色一变,有些震惊,然后又变得愤怒。他转过头来,脸色铁青,他无法接受,一个普通人居然能承受他的至强一击,还是两次!少年长发飞舞,衣袍猎猎,身体的气息绽放到最强,手中之剑越发耀眼,如这片黑暗里唯一的光明,似收割猎物的死神之光!“既然你这么能扛,那么你就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吧!”少年低喝一声,身体在发光,可怕的气息不断弥漫,空间生起阵阵涟漪,一时间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。“哈哈哈哈!”十岁的孩童大笑,然后一直紧闭的双眼睁开了,似是有某种可怕的力量在忽然间苏醒,竟引得平地惊雷,天空突然传来了一道惊天动地的雷音。只见他睁开的眼眸变成了幽幽紫光,身体摇晃的动了起来,宛若从九幽走来的恶魔,脸上带着阴冷。“嗯?”原本一直静静站在中年妇女旁边的老者脸色一变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突然觉得很不安,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。嗡!似乎有一股滔天的气息在苏醒,席卷四海八荒而来。“怎么回事?”少年大喝一声,脸上出现了慌乱,他突然觉得,身体很沉重,像是被十万大山压着,感觉到了窒息。不止是他,连实力最为可怕的老者也一阵恐惧。他是谁,当今天下能胜过他的十指都数的过来,可是现在竟然被一股苏醒的气息压制住。老者侧目,满脸凝重的注视着那个十岁的孩童,对方产生了不可名状的变化。不,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孩童了,更像是从黑暗中苏醒过来的神魔,震古烁今!“久在樊笼里,需用血来弥补!”孩童手指修长,半遮掩着脸庞。他露出一丝邪笑,长发狂舞,原本白皙的皮肤逐渐被血色的符文铭刻,最后遍布全身。那张原来稚嫩阳光的脸似是被阴影遮挡,黑暗的一面显露出来。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在苏醒,在汇聚。老者眉心开阖,射出一道金光,直逼孩童而去。黑暗孩童冷笑,任由对方查探。当金光接近时。“嘶!”老者身子踉跄,连忙倒退,仿佛经历了此生最难忘的噩梦,梦魇。他七孔流血,脸色惨白,身子瑟瑟发抖,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景象。砰!整个空间,世界,在此刻似乎变得脆弱不堪,竟然在一点点破碎,以孩童为中心,开始向外蔓延。“你到底是谁?”老者惊骇一声,神色恐惧,身子更是在剧烈颤抖着。他很强,也见到过更强的王!甚至半皇也曾远远见识过,可没有一人,如这个孩童一般,巍峨庞大,似乎四海八荒都容纳不了他的身,在一点点破碎。这是要毁灭世界吗?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王,皇,都远远不行吧!这是什么?是仙魔吗?“走!”老者很果断,一把裹住早就瘫倒在地的两人,并且开启了一件宝物,空间之力在不断波动。这是传送阵,世间极其珍贵的逃命之物,且只能用一次,可以一次性传送到万里之外的地方。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,离开这里,离开这个恐怖的孩童,甚至逃离整个八荒。“呵!”一道声音响起,世界似乎都停了下来。老者三人身子一僵,他们看到,那原本在不断波动的空间之力静止不动,原本不断包裹他们的空间符文在一瞬间骤停,然后不断的粉碎,仿佛时间,空间都走到了尽头,走向了灭亡。这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,耸人听闻?完全颠覆了他们对力量的认知,哪怕这个自诩半王的老者亦有这样的感触,世界观在崩塌。他们三人很害怕,满脸恐惧,尤其是老者,脸上带着不甘与后悔。他只是来杀少女两人的,不过抬手间的事,为何会遇见这般可怕的魔鬼。这时,重伤昏迷的少女眉头一皱,眼皮下的眸子在波动,似乎要醒来。“嗯?”少女痛苦的呻吟一声,然后沉重的双目勉强的睁开了。她看的很模糊,甚至一点声音都无法听见。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,长发飞舞,背对着她,手持一把黑白斑驳的剑,正向着要杀她的三人缓缓走去,无声无息。————当少女再次醒来时,她正躺在一个少年的怀里。少年看起来温文尔雅,玉树临风,身后背负一把长剑,穿着黑色的衣袍,手里正拿着一个药瓶。“你醒了?”少年轻声开口,很温柔,带着一丝微笑。“我……”少女很想开口,可是受伤太重了,根本无力说话。“你伤的很重,不要说话。”少年笑道,使人如沐春风。“慕容少爷,我们该走了,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这时,一个白衣老人走来,满脸的严肃。………………
<<上一页 下一页>> 回目录
书评区:
罗门生
宁芊芊因勘后,谓林逸曰:林逸,此地,宜设一荒无极杀阵!
沧峰傲雪
而在此时,一股强之能动于封妖谷中起出,众皆止战,顾朝着那股怖之能动视。
七天之树
若果然也,其间神域,同于混沌青莲之莲台,此中有神之混沌生,
迟西倾
其巅,太上老君半眯目,静地站着,一面正青。
废稿三千万
入统中,苏信曰:统,我今有几反使直与抽奖数?
犁天
于朱鹏、艾弥雅得龙之巢地,一名臻之精游侠与德鲁伊众情愤怒,
狂风徐徐
主人,你竟来了,药与鼎皆已备矣!欧阳东指不远,其停着一辆车。
张冉雅
不郭鸿雁喘了几口气,与松州、广陵郡合乎。今北方相见萧、唐、安阳,
朝不保夕
血先圣神缆神农帝,防其出手,然神农帝则垂立,毫无出也。
球魁
青抿着嘴,然火云宫其顶上并不见,又有真能见存亡之准圣卫,并未见。
风羽飞扬
叶尘骤望那轮红日,首他逸者之,俄遂悟矣。
冬天爬华山
当纳兰宏天进会议室时见书院数委皆在。
丁小坑
又一曰闷雷之炸响,强之冲波杂怖之殷爆散,卷之四方。
您好,请登录!   免费注册

隋隅而安 我真是掌教大老爷 不朽之路 遮天神魔 魔法不惟一 星际淘宝网 漫漫诸天